快捷搜索:  as  test

所以说科学普及工作者、科普作家担负着非常重

  2020年5月15日9时30分,著名科普作家叶永烈先生在上海长海医院病逝,享年80岁。叶先生笔耕不辍,一生出版180多部著作、逾3500万字。

  1940年8月出生的叶永烈是浙江温州人,是著名小说作家、报告文学作家,早年从事科普科幻创作,笔名萧勇、久远等,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。他以长篇小说及纪实文学为主要创作内容,曾任中国科学协会委员、中国科普创作协会常务理事、世界科幻小说协会理事,上海作家协会一级作家、教授、上海文史馆馆员、光明日报科普专家委员会顾问委员。

  叶永烈先生逝世之后,武汉电视台原台长、科普作家、光明日报科普专家委员会首批顾问委员赵致真联系光明网记者,独家提供了一段30多分钟的采访素材,这是武汉电视台《科技之光》2018年7月12日在叶永烈先生家中采访的原始素材,很可能是叶先生最后一次接受电视访谈。

  叶永烈先生回顾了他自1958年以来的科普创作经历,从中国科普标志性读物《十万个为什么》,到影响几代人的《小灵通漫游未来》,再到28卷、1400万字的《叶永烈科普全集》,叶先生见证了中国科普创作一甲子的风雨。

  视频中,叶永烈谈了他与《光明日报》的历史渊源,这段素材此前未对外完整发布,是弥足珍贵的影像史料。2015年7月,光明日报成立科普专家委员会的时候,叶永烈曾发来贺信,他说:“光明日报向来重视科普工作,重视科普作家的培养……最为可贵的是,1979年2月15日《光明日报》在头版发表记者谢军的报道,题为《在困难中奋战——记科普业余作家叶永烈》,报社还配发评论《奋发图强搞四化》,给予我极大的鼓励和支持。作为一位科普作家,我对《光明日报》心存深切的感激之情。”

  斯人已逝,绝唱绕梁。经赵致真先生亲自授权并审校,同时最大程度地保留原始风貌,还原叶永烈先生的音容笑貌,光明网近期披露了这段珍贵的历史画面,以此缅怀叶永烈先生。

  大疫之年,太多的“应激”让人情感麻木。但叶永烈先生去世的消息仍然使我如遭电击,陷入持久的悲恸。打开微信,朋友圈里哀思如潮,和上海几位好友们通电话,更相与喟然长叹,感慨万端。叶永烈先生活着的时候很有名,但突然去世了,才更加感到巨大的缺失和塌陷。

  叶永烈先生无疑是我们时代绝伦超群的科普作家,他所达到的高度,不仅同辈难以企及,很长一段时间内,后人恐怕也无法超越。《十万个为什么》,半个世纪以来在中国家喻户晓。我们今天有多少栋梁之才,是当年读了《十万个为什么》而加入科学大军的?人类文明进步的最大奥秘,是知识的传承和积累,叶永烈先生在自己生命的存续期间,为这个世界留下了如此丰富的遗产,随着时间的流逝,他将越来越成为人类文化苍穹中能见度极高的一颗亮星。

  人杰盖棺,楷模长存。我们今天说学习叶永烈先生,其实许多东西是学不来的。叶先生说自己“一辈子只做个码字工”,但能用3500万字“码”出一座座高堂广厦,这需要怎样超凡的才赋、勤奋和坚毅?何况根本没有现成的字可“码”,他的每个字都是学习、思考和创造的结晶。就算连续50年笔不停挥,也要每年“码”60多万字。须知其中的大多数字,是在酷热难耐的陋室中“码”出来的,是白色稿纸垫在蓝色复写纸上“码”出来的,是左眼视网膜脱落右眼800度近视的困境下“码”出来的。80岁高龄住进医院,还在规划着出院后两部长篇的宏图。我们学习叶永烈先生,只能学习他的精神和他的境界。甚至这也很难学到,对于叶永烈先生,写作已经是他的生存方式。成为和心跳、呼吸、新陈代谢一样的生命迹象和生命体征了。

  我和叶永烈先生不在一个城市。1998年《科技之光》播出三周年,记不清叶永烈先生因为什么原因来到武汉,我闻讯后邀请他参观武汉电视台。并放映了我们相当粗糙的几部科普电视片。由于叶永烈先生曾长期在上海科影厂工作,我们自然有更多共同的兴趣和话题,乃至“交浅言深”,说到许多生活与工作中的无奈和秘辛。

  几天后,叶永烈先生如约寄来了他为《科技之光》播出三周年写的文章《荧屏上的“变电所”》,发表在武汉《长江日报》上。叶永烈先生在文中对电视科普的许多见解,今天看来非但不过时,反而更能振聋发聩。他为人善良谦逊、质朴厚道、践诺守信,从这件小事上可见一斑。

  1998年5月叶永烈为祝贺《科技之光》播出三周年撰写的文章,发表于《长江日报》

  此后和叶永烈先生音问少通,但不妨碍我对他的仰视和关注。转眼20年过去了。2018年,《科技之光》为庆祝中国科协成立60周年,应邀拍摄5集大型纪录片《中国科普》,采访计划中自然少不了叶永烈先生。和20年前一样,听说《科技之光》要来,叶永烈先生欣然应允。2018年7月12日下午3时,《科技之光》编辑刘颖和朱红卫来到叶永烈先生在徐家汇的家中做了电视采访。出于种种原因,节目至今未能播出。

  叶永烈先生去世的噩耗传来,伤痛之余,自然首先想到我们亏欠他的那笔债。不由立即把素材找来,从头至尾细细看了两遍。电脑屏幕上,我敬仰的叶永烈先生音容犹在,却已人笔两亡,我的眼睛不禁湿润了。一个最迫切的念头是,把这段采访尽快发出去。我想,这大约是叶永烈先生在世时最后一次接受的电视采访,最后一次系统完整概括地讲述自己的科普生涯。这段未见天日的视频,无疑是叶永烈先生留下的最珍贵、最权威、最新近、不可再生的第一手资料。研究叶永烈,不仅能够成为博士生课题,也应该是我们科学文化界应尽的历史责任。因为叶永烈是我们这个时代,在我们这片土地上,茁壮成长的一棵参天大树。(作者系著名科普作家、制片人)

  1958年,我开始从事科普工作。从北京大学来到湖南邵阳县钢铁厂,办化验员训练班。第一次走上讲台,第一次向农村干部授课,这是我第一次做科普工作。《邵阳报》约我写几篇科普文章,那是我真正开始发表科普文章。

  回到北京后,我开始向北京市科协的《科学小报》投稿,向国家科委的《创造与发明》副刊投稿,向《光明日报》副刊投稿,这样就开始了写科学小品。

  我能够写那么多科学小品,其中的原因有两个。我从小喜欢写作,喜欢文学。高中毕业的时候很想考北京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,但是因为当时新闻专业招生很少,我又非上北大不可,就改成考化学系。我有数理化基础,又有很好的文学基础,两者一结合就成为我的特色。所以我的科学小品能够在《光明日报》、《解放日报》、《中国青年杂志》等全国性的报刊上发表,人生的机缘就是这么开始的。

  《十万个为什么》之所以成功,因为每一篇都是精彩的科学小品。它往往从小故事,从身边的事情写起,语言活泼,比喻丰富。这些“为什么”发动各个中小学的小读者提问,所以这些“为什么”都很接地气。

  《十万个为什么》影响了我的一生,我很高兴能够成为写《十万个为什么》最多、最早的作者。今天为止,《十万个为什么》已经成为中国科普的经典,它的发行量将近2亿册,打造成一本感动共和国的图书。

  《十万个为什么》出版之后,我就有一点小小的野心,觉得《十万个为什么》都是1000、2000字的短文章,我想写一个虚构小说,于是写了《小灵通漫游未来》。

  80年代末期,《小灵通漫游未来》被中央电视台改编成48集儿童系列片。美国大唐公司的手机想进入中国市场,要取个通俗化的名字。于是就打电话要我写授权书,在中国注册了“小灵通”这个商标。刚开始一点感觉都没有,后来小灵通手机发展到1亿用户,使“小灵通”这个名字家喻户晓。所以说,能够把一个科幻小说、科幻人物达到这种程度,是时代机遇。

  我在做节目的时候,碰到很多人。比如香港凤凰卫视主持人许戈辉,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说“叶先生,你那本《小灵通漫游未来》是我小学五年级时候的奖品。”崔永元、白岩松、鲁豫都先跟我说起《小灵通漫游未来》,他们当年都是《小灵通漫游未来》的热心读者,所以,可以说《小灵通漫游未来》真正影响了当时的一代人。

  科普创作是很重要的,科学要深入到千家万户,就要靠科普作家用通俗化的语言把科学讲给大家听,让大家懂得科学。尤其在当今高科技时代,人人都离不了科学,尤其要培养一批创新的年轻人,创新的基础就是要懂得科学,懂得技术。所以说科学普及工作者、科普作家担负着非常重要的责任。

  四川人民出版社和四川科技出版社经过四年的努力,出版了《叶永烈科普全集》二十八卷,我从版权页上每一卷的字数相加,这才知道科普方面我写了1408万字,这本书出版后,对我来说也是一个科普创作的总结。

  到今天为止,我还在努力地不断写作,尽管我已经很快是80岁的人了,但我说我是“70后”,要保持“70后”的热情,继续努力,不断写出新的作品来。

  1960年(20岁),成为《十万个为什么》主要作者编写,1961年完成《小灵通漫游未来》;之后从事科普创作,1979年受到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国务院副总理方毅的关心。

  1979年3月,被文化部和中国科协联合授予“全国先进科普工作者”称号,获1000 元奖金。

  1976年春,时任上海电影制片厂编剧的叶永烈发表了后期第一篇科幻小说《石油蛋白》,标志着中国科幻在大陆掀起第二次高潮。

  1981年,叶永烈任导演的电影《红绿灯下》获第三届电影百花奖最佳科教片奖。

  1984年后成为专业作家,以写知名人物、高层人物、历史传记为多,人称“旧闻记者”。

  2015年7月21日,光明日报科普专家委员会成立,叶永烈受邀担任光明日报科普专家委员会顾问委员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